三年跨市非法倾倒逾千例,杭州建筑垃圾为何让周边“买单”

更新于:2024/06/07143人浏览来源:中国青年报 收藏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北京6月6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艺)把垃圾丢给周边地区,部分城市竟如此“处理”建筑垃圾。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今天通报的典型案例显示,杭州跨区域非法倾倒问题多发频发,屡禁不止;上海周边城市查处的非法倾倒建筑垃圾问题,有很大一部分源于上海。

  跨地迁徙的垃圾,有不少是城建、交通等基础设施项目产生的建筑垃圾。在部分城市高歌猛进的背后,却是周边城市为其“买单”。

  督察发现,2021年至今,仅浙江省查处的杭州市工程渣土等建筑垃圾跨市非法倾倒案件就有1199起。

  近年来,杭州市建筑垃圾产生量大,但本地处置能力严重不足。2019年杭州市政府批复的《杭州市市区渣土消纳专项规划(2019—2022年)》共规划建设本地消纳设施141处,截至目前仅建成20余处。

  例如,杭州市地铁五号线二期工程老余杭站项目通过无运输资质的公司,多次将渣土跨区域非法倾倒至安徽省宣城市。

  2024年5月,督察组督察发现,杭州市地铁五号线二期工程老余杭站项目通过无运输资质的公司,多次将渣土非法倾倒至安徽省宣城市。督察组供图

  这样的情况并非孤例。

  2021年以来,江苏省苏州市查处的274起跨区域非法倾倒建筑垃圾案件中,有243起涉及上海。其中,上海市普陀区桃浦科技智慧城工地项目、闵行区S4高架二标一工区项目和嘉定区金园二路工地项目,自2023年12月起,陆续将3960吨工程泥浆非法倾倒至昆山市陆家镇,侵占林地4.38亩,其中4.06亩是省级公益林。

  2022年8月,上海市数千吨建筑垃圾被违法倾倒至江苏省南通市海复镇均里村鱼塘,造成环境污染。2023年12月,一辆非法营运车辆从上海私自运载52吨工程渣土出市倾倒,途经南通时被查处。

  2024年3月19日,督察组暗查发现,盛涛市建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在长兴岛基本农田内违法堆填轨道交通工程泥浆。督察组供图

  即便如上海、杭州这样的一线城市,垃圾处置情况并不乐观。

  督察指出,杭州市有关部门监管层层失守。首先是源头管控虚化弱化。杭州市城建、交通等部门对工地建筑垃圾疏于管理,日常监督检查不到位,大量无准运资质的“黑车”随意进出施工工地,长期违规拉运建筑垃圾。

  杭州对建筑垃圾的过程监管也流于形式。督察发现,2022年10月至2024年2月,天元公学(西站校区)项目实际外运处置渣土56.6万吨,其中16.3万吨未办理建筑垃圾处置核准,9家运输单位有7家未办理该项目的准运证核准,有21.5万吨被非法倾倒至51处地点。违法行为持续2年之久,一直未查处。

  尽管浙江省在2021年11月就明确,按照“零容忍、严惩处、溯源头”的原则,严厉打击建筑垃圾偷运偷倒等违法问题。但督察发现,2023年杭州市查处的4000多起建筑垃圾偷运偷倒案件,绝大多数仅作罚款处理,未追溯源头责任,没有从源头上解决问题,违法倾倒问题禁而不止。临安区城管部门2023年11月就查处334车次跨区非法倾倒渣土案件,一直未对案件进行源头追溯,直至督察组督办后才全面溯源。

  群众对建筑垃圾非法倾倒问题投诉不断,杭州却未予以及时解决。2023年1月至2024年4月,杭州市12345平台就接到此类问题投诉2700余件,一些问题重复投诉,始终未得到解决。

  2024年5月13日,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富阳区新桐乡新店小高坞被非法倾倒的渣土受冲刷进入排洪沟,形成黄色泥浆水排入富春江。督察组供图

  督察组表示,杭州市有关区、县(市)和部门对建筑垃圾治理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认识不足,履职不到位,监督管理制度不落实。上海市有关部门和一些地方对建筑垃圾处置工作重视不够,规划不力,监管不严。


“建筑培训”公众号